“申办世界杯”事宜自此提速


中国足球迎来外交史上最大成功
——

“申办全国杯”事宜自此提速

>  作者:郭剑

  “作为中国足协的代表,能够被选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,我非常荣幸,感谢亚足联会员协会对我的支持。”中国足协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张剑,在本周成为国际足联理事后接受采访时说,“中国足球之前的生长不是很好,但作为一个大国,中国在生长足球方面要承当起责任,而作为全国上最大的洲,亚洲足球也要进步和生长。”

  上周国际足联代表大会在巴林麦纳麦召开,一向低调的张剑已是国际足联决策层成员,这是中国足球外交史上的严重成功
,其伟大价值将在从此两年有所显现(张剑任期2017年~2019年)——在新近亚足联正式公布加入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竞选的8位候选人后,中国足协专门组织专业人士拟定了参选计划,张剑本人也亲自拜会了多个亚足联下属会员协会,此番能在亚足联代表大会上顺利经由过程竞选进入国际足联决策层,背后凝集着中国足协对实现目标的坚定信心和充分准备。

  目前统管环球足球事务的国际足联理事会共有37人,理事会主席由国际足联主席兼任,此外设1位常务副主席、7位副主席和1名秘书长,其中来自亚足联的有1名副主席以及6名理事。作为国际足联最高决策层,理事会每一年至少召开3次会议来决定和修正国际足联的各项规章制度,比如2016年理事会决议维持“隔两届”全国杯申办制度,这意味着欧洲和亚洲不能竞选2026年全国杯(俄罗斯举行2018年全国杯,卡塔尔举行2022年全国杯),但本年理事会决议修改了这一申办制度,如果2018年俄罗斯全国杯期间的国际足联代表大会没有肯定
2026年全国杯主办国,那末
亚洲国家和欧洲国家都可以提出申办2026年全国杯决赛阶段的竞赛。

  因此,中国与“举行全国杯”之间的距离被迅速拉近,据记者了解,中国足协全力推送张剑进入国际足联理事会,恰是要为“申办全国杯”打好基础——2015年国务院及中央深改领导小组审议经由过程的《中国足球改造生长总体计划》中指出,“积极申办国际足联男足全国杯”为中国足球改造生长“远期目标”,“促进国际赛事交流”内容中亦包孕“研究并推动申办全国杯相关工作”,而2026年全国杯举行国的选举由当前理事会理事决定改为全体选举决定,这一样是中国申办全国杯的利好因素。

  无非在大多数业内专家眼中,“全国杯”的金字招牌正不可避免地面临“成色下滑”的危机——国际足联理事会上周还正式经由过程2026年全国杯决赛圈的席位调配计划,从2026年全国杯起,总共将有48支球队进入最后阶段,其中直接晋级的名额有46个,包孕欧洲16个,非洲9个,亚洲8个,南美洲6个,北中美及加勒比海地区6个和大洋洲1个。另外,除欧洲外,其他五大洲还各有1个加入附加赛的名额,这5支球队将与东道主地点大洲的一支球队争夺残存的两个名额。

  扩军首先意味着竞赛数量的增多以及赛程的拉长,而若按1个小组4支球队的惯例分组,决赛圈将出现12个小组,这也引来球迷“吐槽”:观看全国杯不再是视觉享受,而变成记忆力测验。

  “竞赛质量下降”是业内人士和“真球迷”最不愿看到的,目前32支球队分8个小组征战全国杯决赛圈,已出现了不少“鸡肋”竞赛,究其来源在于“全国杯”的“社会属性”成倍添加,尤其经济因素对“足球竞赛”自身产生了伟大影响,“纯洁的足球”变得希有,一旦全国杯扩军至48支球队,其效果怎样不得而知。

  然而,无论“全国杯”怎样变化,中国申办全国杯的决心已摆上台面——最早可以申办的2026年,离如今无非10年,尽管中国足球在10年内未必能够出产一批具备全国杯32强甚或48强水平的球员,但多年来成功举行各项全国大赛的经验表明,中国球迷“当好东道主”绝对不是难事。

  本报北京5月14日电